SA/SK,甜
当地有名OOC大王
喜欢我你要告诉我呀

【SA】平安夜

掐指一算,今天要写一篇小神仙和小男孩的故事。
1.1w,食用愉快~


圣诞节前东京下了一场大雪,节日气氛没有因此受损,礼物绕着圣诞树躺好后平安夜来了。
晚饭时樱井翔问:“爸爸,你说圣诞老人会送我游戏机吗?”
餐具相碰的声音没有因为他的问题停下来,年长的樱井先生说:“你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圣诞老人身上,他工作任务太重,总会忙中出错。”
樱井翔着急地挥挥手:“我上次梦到他,他说会来的。”
“那吃完饭我们一起等他好吗?”
“好。”
他们一起等到一个六岁孩子观念里的深夜,樱井翔的头忍不住向柔软的棉被栽倒,年长的樱井翔先生在他的呼吸声均匀后出了门。樱井翔听到父亲从卧室出去的声音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他尽可...

【SA】和酒吞服

依旧感谢@Rebirth 技术支持,伪三题故事柠檬雨玻璃瓶,伪诺丁山AU,总之是一个真三无故事!
食用愉快!


樱井翔醒在凌晨四点,西服外套还缠在身上,酒气也徘徊在头顶五十厘米的空气里。他像一个散发着恶臭的大叔,或许他就是。
四点好像变成了成年人过不去的坎,失眠到四点,浅眠到四点,在一天最孤独的整点里开始或结束一天,而这么做的成年人……直说吧,他们总是孤独的,不论天黑天亮,总是。
即使是最快活的时候,四点依旧是一个可悲的时间。
樱井翔上次见相叶雅纪是很多年前的四点,天没亮,足以冻僵两个年轻人。他们坐在学校的草坪上,从前一天的黄昏开始,到第二天太阳初升。
四点时下起不够扰人的小雨,相叶雅...

【SK】小酒馆

sk伪分手记,植物组客串。

食用愉快。


大野智赶在天黑前坐进了酒馆。今天当班的酒保是相叶,他不说话对方就知道一切照旧,一罐冰凉凉的啤酒,也算是这个季节受众最广的饮料。

易拉罐很快空了,落在厚重的吧台上发出轻浮的噪音,相叶雅纪随手把空罐扔进身后的箱子:“今天心情不好?”

“挺好的。”大野智抬起头看了看相叶身后的牌子,在繁杂的酒水名称里迷茫了一秒,他放弃了原本的打算,“再拿一罐吧。”

第二罐变空时天刚刚擦着调色板变黑,酒馆的门“吱呀”一响,又“吱~呀~”慢慢合上,二宫和也拖着沉重的步子进来,眼皮都懒得抬:“啤酒。”

他坐在了吧台的尾端,注意力还埋在手机里,直到相叶将冰凉的易拉罐贴上...

【SA】百年难合03

第三章是都市志怪传说,快刀斩乱麻翔&“乱麻”拔。
之前说的日更最后只骗了我自己……不许愿日更了(._.)

03
樱井翔当然不相信鬼怪之说,更不相信自己好端端的人生会缺失一段深刻的记忆,他几乎是落荒而逃了。但也没有一口气奔下山,绕来绕去到了前山。
说起来,除了第一次参拜他再没来过这半边的神社。
“是樱井先生吗?”
樱井翔擦着墙壁猛地转身,他觉得自己的手臂一定擦伤了:“我是。”
巫女向他抬起手臂:“手……没事吧?”
“没事,没有破皮。”樱井翔把衬衫袖口整好走近几步,“您怎么知道我姓樱井呢?”
“雅纪。”
是了,也不会有另外的选择。
“雅纪那孩子很奇怪吧?”巫女带着他穿过回廊,两人坐进一间起居室,“他有一些不属于...

【SA】百年难合02

第二章是怎样都无所谓xgg&你怎么还看不清现实拔。
拔的思路大概是“又摔了一跤他别听到就好了,完了听到了,这个小翔好关注我,算了我还是不要靠近他好了,算了我还是忍不住。”
xgg就是“这个人好看,我喜欢好看的人,好看的人怎么有故事,这个故事好看我喜欢,完了我好像是主角,我得去讨说法。”
食用愉快,再次发誓日更快快完结(x

02
“什么叫……我是这些年唯一看你的他?”
樱井翔频繁的梦到相叶雅纪站在树枝下看着自己,他每晚都在梦里问无数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他们之间仿佛隔了千万里的距离,他的话在空中飘飘荡荡永远都跨不过树林和石板路的界限。
大野智让他去找相叶雅纪问清楚。
他很抵触,几面之缘的男人,虽说长...

【SA】百年难合01

偷偷开个坑,过几天再偷偷填好(x
第一章是前世情人脸xgg&神社老鬼拔,目前两人对彼此的认知就到这种地步为止。
发出来断后路,希望可以快快日更填好(x

01
樱井翔最近彻夜辗转难眠,手机亮了又暗,天色暗了又亮,他睡不着。好友说这是流年不利,找位大师解解今年的运气,也许能好转。
可这都八月了,樱井翔在床上翻来覆去,人说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他这是未央了。他坐起来,借着窗外的路灯研究了去神社的线路。
他下班后顺路就去了选好的神社,爬了四五百级阶梯,走了漫长的山路,终于踏入了门内。回头向山下看了眼,路上还有来来往往的车,夕阳在台阶下逐渐式微,这片山林只站着他一个人。
果真是流年不利,工作日的午后没什么人来神社...

【SA】早恋故事

@Rebirth 和一个呆讲好的三题故事,太阳录音机钥匙😂

一发完小甜饼~

在春天的末尾,或是很普通的夏日,相叶雅纪在卧室地板上盘腿坐着,两只膝盖分得远远的,他的腿因为一些原因,自大腿中部分成了两种颜色。
最近东京天气转暖,他抽空完成了去年冬天就有了萌芽的骑车计划,只是忽略了紫外线指数,腿被晒成了两种颜色。两种颜色也无所谓,只是骑车裤正好比制服裤长了点儿,晒黑的一截皮肤就像是制服裤的包边一样,对于一位重视外观的高中生来说,有些难堪。
“太阳是我最近最讨厌的东西了。”相叶雅纪从二宫和也的便当盒里夹走一块鱼肉,试探性的品着鱼刺,“晒黑皮肤还不打招呼。”
“自古以来太阳就能晒黑人的皮肤。”
相叶...

【SA】借火

赶在同岁月内的生贺, @Rebirth 给这个呆迟来的生贺!

双律师设定,内有链接,请未成年注意闪避(?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酒吧后巷的阴影里,所有阳光都被遮雨棚拦在两米之上的天空。

樱井翔的逃脱紧急性太强,他甚至没有带走记忆里就在桌边的打火机,摸口袋时听着前边人影的分手故事,确认没有火种后看到人影点了支烟。

“借个火。”他说。

人影愣了愣,将最后一根火柴甩灭,“抱歉。”他走过来,亮着火星的烟也近了些,“不如这样吧。”

原来还挺高的,樱井翔昂头让两支香烟完成了初吻,他捏着烟屁股深吸一口,“谢谢。”

“不谢。”相叶雅纪的烟弹着火星走出巷子,奔向了外间的光明...

【SK】花杀了音乐家

有点奇怪的文,送花的杀手和也拐跑了唱歌的智,又名小粉丝逆袭史,也可以叫偶像拯救失足粉丝。
不是很长,食用愉快~

大野智在台上注意到了那个男人,这是当然的事。他坐在中央,跟着节奏轻轻拍着扶手,他有一张端正美丽的脸庞,合着歌词默默地哼着。
在骚乱来临前,大野智看到了一切。端正美丽的人温柔地结束了邻座的生命,他适当地制造出足以停止音乐剧的噪音,在一片尖叫声里离开了。
被拥着护进后台的音乐家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像脱力般陷在沙发里,对台下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一场没有目击者的谋杀,大野智翻着次日的报纸,想起昨日在后台的表演,他撒谎了,可他的确不知道谋杀者的姓名。但那样迷人的脸,居然没人注意到,他有些生气,又有些

【SA】旧旧旧情歌

1w4,师生设定。
不是特别长就把之前发的也贴进来了,看过的姑娘用力拉!
食用愉快!!!

听说城里搬来了大户人家,为贺乔迁新居开着大门散糖吃,樱井翔看着讲桌下的小孩子们一个个都向窗外张望着,摇头晃脑恐怕只惦记着糖果在舌尖的甜味,善解人意的樱井老师恰到好处地合上书本。
“那今天就到这里,明天休息,后天早上记得要来读书。”
手脚麻利的小孩儿胡乱把东西塞进包里,背在身后就往外跑,告别的话摇摇晃晃好一会儿才从远方传来。
樱井翔照例收拾好自己的讲桌,再慢慢将台下的桌椅板凳规整好,有马虎的学生拉下了课本,他不用翻扉页的签名也知道这是谁家的小孩,顺手把课本插进包里,回家顺路给送到家里。
锁门时天色沉了半分...

【SK】雨林

“我真的,真的很不开心。”

二宫和也盯着眼前的插座,一板一眼,像在叙述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这样的话他对很多人说过,翻来覆去,从深夜诉说到天亮,永恒的以酒席上的玩笑话作定性。

“我很不开心。”

“我知道,来这里的人都……很不开心。”大野智和他隔着大半个办公室,目光贴着他的脸,他想了一个借口,“我可以先写完上一位的记录吗?”

二宫和也随和地挥挥手。

大野智从抽屉取出全新的空白笔记本,兜去冰箱取了蛋糕和牛奶摆在他面前,“不好意思。”

“可以给我一杯咖啡吗?”

“依我的从业经验,牛奶最好。”

无论什么都好,二宫和也拉着杯子发出一些噪音,我只是口渴而已。

他等了半小时,这期间自己添了两...

【SA】回溯

旧文重发,1W8。
内有原创人物,可以说是SA通过该人(炮灰)推导出结果,标题由来,也可以想象是SA分别做了和一个影子(炮灰)的春梦s最后破镜重圆。
经过研究,拔和炮灰进行不可描述活动时在上。
洁癖慎,食用愉快。

樱井翔似乎看到了相叶雅纪,隔着宽阔的马路和川流不息的车流,一闪而过的某个身影和几年前的那个人微妙地重合在一起。那个人是什么样子?似乎有着柔软的头发、温柔的侧脸、流畅的后颈、紧致的身材,拥有年轻人所有美好的特点和可用终生的好脾气。
直到坐回办公室翻开新的文件他仍在回想刚才的身影,毫不在意地转着手中价值不菲的钢笔。不过不可能是他,那人绝不会回东京的,只可能是个相似的身影。樱井翔强制结束了这个插曲。...

【SA/SK】如何亲吻

2000字的接吻学习课堂,内含比喻等修辞手法。
副标题:SK教你学接吻。
食用愉快。

亲吻,因爱慕而以唇相触。

相叶雅纪不会接吻。
樱井翔也不会。
他们的夜晚只有男性肉体硬邦邦的碰撞,全身上下唯一一处天然柔软的嘴唇在出生后就可惜地没有习得任何后天技能。
“男人的肉体真是可怜,不软不香,没意思。”相叶雅纪这么说。
樱井翔偶尔会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比如小姐姐是馨香优雅的,比如小男生是羞涩待开发的,话题的进行最终会回归成年男性本身,一般的结局是另一场没有唇舌之交的性事。

“不过,我觉得我们配合挺好的,不会接吻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二宫和也隔三四五六天就会听到来自相叶的这类话语,是有多烦恼才会时刻挂在心上,他拍拍好友的...

【SK】透明博物馆08(完结)

原来是从6月开始写得,拖了这么久总算给了一个结局,完结好高兴!


08

家附近的樱花渐渐都开了,大约过了一周,也许是大半个月,不经意间每次总能看到窗外在枝头开放的娇嫩花朵,大野智不忙时总坐在飘窗向外张望。这是二宫和也等了盼了很久的花,他得替他好好多看几眼。

樱花又渐渐地都谢了,也许一周,或者一个月,窗外再没樱花的影子。
大野智就在这天动身,很久以前他说要去二宫的家乡出差,看完了花也该去了。
他向来不喜欢管别人的事,也对自己外的一切漠不关心,这次却偷偷查了松本润这个名字,再顺着登记的地址找上门,站在绿油油的门前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
松本润比他想象中的年轻,也比想象中的客气,对方一脸了然地请他坐...

【SA】双面

伪更,旧文重发。
现实向,3W+,食用愉快。

冬季的寒冷深夜,街上冷冷清清的,偶尔有人匆匆走过,都是步履匆匆想下一秒就踏进温暖家中的人。
樱井翔在此时的街边无疑是个异类,他既没有如其他人般恨不得不露一点皮肤在外边,也没有任何急切回家的欲望,只是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
收敛了所有笑意的他只剩下气质和这个寒冬十分匹配。
时间确实不早了,他却确实没有一丝回家的冲动,一想到没有那个人气息的家,就让他不由从心底升起浓浓的无力感。思绪缠绕在离开的爱人身上,即使冷静自持如樱井翔,此时也像个没长大的高中生般在深夜的街上游荡。
唯一和高中生不同的是,又一次抬起手腕确认了时间后,樱井翔决定结束无家可归的可怜模样,抬脚走进了...

【SK】透明博物馆07

我知道很短🙈依旧没交代清楚……07分上下写好了,过几天再见😘

07
大野智睡了过去,明明极清醒却还是陷在柔软被子里失去了知觉。他最近总是做梦,梦到二宫垂手离开,梦到房子里空空荡荡,所有不好的预想都在梦里一一实现。他通常的做法是不停地告诉自己,二宫还在。
今天却不是,大野智猛地一颤回归现实,枕头上已经湿漉漉一片,他抽抽鼻子坐起来,梦里欢畅的眼泪还停留在鼻翼。
二宫走了。
外边又响起了吵吵闹闹的雨声,牛郎店到了关门的时候,不同的年轻人说着好冷裹紧外套从楼下经过,和过去的每天都没什么不同。
二宫和也半梦半醒间回了老家,松本家门口的绿植打理地规规矩矩,他顺手摘了一丛捏在手里捶打着别人家的门。
松本润开门后先从他...

【SK】透明博物馆06

就想今天更,没写清楚的下章补。
也懒得写肉了,没写的再说吧ʕ •ᴥ•ʔ
太匆忙有问题告诉我~
去看奥运了(●°u°●)​ 」

06
东京今日大雨。
天色在清晨就暗了下来,如临大敌。
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晃晃荡荡地从飘窗上下来,制止了他要搀扶的动作,像学步的孩童般向他张开双臂。
可他还不如小孩,只走了几步就发觉自己的脚步和在蹦床上行走一样,虚浮着要向左栽倒。
好在大野智扶住了他。
他还没站稳就急急说:“你别哭。”
大野智别开头,硬邦邦地说:“你坐这儿。”他说着,房子的角落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一个逃开的好理由,“我去找找太郎。”
他迫不及待地离开客厅,刚转过拐角就一步都迈不开了,他害怕极了。
刚才的二宫...

【SK】透明博物馆05

05
大野智照顾过病人,在二宫之前住的那间卧室,窗帘全都拉开也只是昏昏暗暗的光,在房里走几步总能听到闷重的脚步声,那情景和心情再匹配不过。
也许是因为让二宫住了那个卧室才会生这怪病,他在梦里胡乱猜测着,焦灼地在卧室门口绕来绕去,从门里斜斜看去,二宫缩成一团睡在榻榻米的中央。
他在裤子上抹了抹手心的汗,走进卧室听着“咚咚”的脚步声,二宫抬头看他,手指举在空中,虚弱但坚持比划着大野的字样,那字开始在空中浮现出墨绿的样子,像所有生机蓬勃的植物。接下来就和所有会枯萎的花一样,抽枝发芽再绽放消失。
大野不见了,二宫也不见了。
他在午夜失却了所有睡意,在梦中强迫自己醒来,慌乱地摸到二宫热乎乎的手心,这才敢安心睁眼。...

【SK】透明博物馆04

04
生活是有规律的。
依普通程序就是出生长大结婚生子,在这个过程里一一体验过生老病死,也就过完了这一生。
大野智没什么结婚的念头,他养了只初到人类社会的懵懂小妖怪,欺负人家年少不知事,搭伙过起了日子。
所以他的程序就变成了出生长大和学习与妖怪过日子,着实新鲜。
日历只剩一页的那天,大野智难得有了假期,他撺掇二宫和也也不要去工作了,被对方严词拒绝后在家里闷闷地等了一天。
二宫和也再不解风情也知道一年多最后一天应该靠在一起暖和地度过,拎了便利店的面包牛奶回家,两只手冻得通红,“你明天能不能给我买双手套?”
“你自己的钱呢?”
“我的钱要花在刀刃上,随便用在这种地方太浪费了。”二宫和也往手心呵着气去厨房看大野智在...

【SA】光

依旧一发完。
“我的眼里有光,而光里是你”的命题作文。

“而星星总会坠落的。”
相叶雅纪指挥着眼前的模特变换姿势,小声对站在身旁的二宫和也说,“就算是现在耀眼,抑或黯淡,过那么些年,总是要落下来的。”
他不是一个悲观的人,相反积极的可怕,生活填补得津津有味,也永远是一派晴朗。
究其原因,只有相信最无可奈何的道理,才能安心度过每一天。
拍好后挑选照片是相叶雅纪的工作,二宫和也递了支烟给他,带着手底的模特离开了工作室。这会儿正过了相叶雅纪最喜欢的光线时刻,对着工作室一堵光秃秃的墙,无端地生出许多厌烦。
“明天就换个颜色。”
说换也没时间,相叶雅纪匆匆忙忙的拉着两个大行李箱去了北海道,等拍完手上所有预约过的人,他早

【SA】Hopeless in the Love

“表白屡次被拒,伤心欲绝走上绝路,一起住进死胡同。”
全文梗概⬆️

“樱井翔,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表白时还称呼我的全名,说明我们不熟,所以……不。”

“小翔,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只是听从我的建议换了称呼,没有诚意,不。”

“小翔,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只是加上了程度副词,不。”

不。
不。
不。
人生已经悲惨到连幻听都是樱井翔拒绝自己的声音,相叶雅纪苦恼地趴在课桌,手指在桌上点啊点,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他在椅子上转了半圈,窗外春意正好,足球场的喧闹声似乎随着他的动作清晰起来,啊……樱井翔似乎在足球部呢。
相叶雅纪又转向讲台,过了几秒转回窗户,往复几次获得二宫和也重击一次。
“想...

【SK】透明博物馆03

03
虽说二宫和也在人类的世界摸爬滚打不过数月,但“你不是人”是骂人话他还是可以确定的。
“你骂我!”
“我是说你不是人。”大野智指指他手臂上残留的火苗,“人如果这样,早就熟了。”
原来不是骂我,二宫和也放下心来,又马上将心提到嗓子眼,“我不吃人的,我是妖怪……哎呀,我虽然不是人……”
说不清楚,他可怜兮兮地看着大野智。
“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大野智不理他,也不过去,隔着客厅和餐厅,连灯都不愿开,“关好窗户。”
看起来不生气,也没有嫌恶,二宫和也轻手轻脚关好窗户,再蹑手蹑脚趴到别人的卧室门口。
“你说你是什么妖怪来着?”
“哎……我不是故意听的,你怎么知道我在……”
“我问你是什么妖怪。”
“吃情绪的。”
我可以...

【SK】透明博物馆02

02
在便利店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人类,抱着一桶冰淇淋大哭的瘦女孩,拄着拐杖认真抱怨的老人。
但他们是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人,他们都不像大野智,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误打误撞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他开始习惯用所有的空闲时间来观察大野智,什么时候会开心,开心时会笑得眼睛弯弯,特别开心时甚至会因为太过浓烈的情感而害羞,那时就会有一点舌尖探出原本的领域。
即使多数时间大野智就像一座正处休眠期的活火山,但没人可以说富士山不美。
第一个月的工资,二宫和也认真地放在信封里,然后向大野智讨了一个米盒,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房间柜子的最上边。
大野智闲来无聊就看他像对待珍宝一般处置薄薄的信封,“为什么不买点想要的东西?”
“我想...

【SA】假如

之前的点文,不是很黄毛金发叛逆S&不太乖巧温顺家教A。
依旧一发完,食用愉快

第一次见面时对彼此都没什么好的印象。
据说是新来的家庭教师,本来是在家里见面的,但对方打球摔伤了腿,就改在这位老师家里见面了。
真是大牌呢,樱井翔狠狠地按下了门铃。
“门开着,请进来。”
“拖鞋在鞋柜的第二层,写了你的名字。”
“请关好门。”
虽然对方彬彬有礼声音也不算难听,却意外地让人不爽,樱井翔抱着书包在客厅坐好,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对方出来见自己。
“我在书房。”
他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眼,更加生气了,气鼓鼓地往沙发上一靠,“我不想在书房上课。”
“那你想在哪儿上课?”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很年轻的人推着轮椅从书房出来,笑意满满的样...

【SK】透明博物馆01

设定:情感缺失白领O&涉世未深妖怪N
大概就是缺什么补什么的故事

01
二宫和也是以吞食人类情绪为生的小妖怪,人生信条就是一顿吃饱还有下一顿,顿顿吃饱就是透支人生了。
他想做个最像人类的妖怪,那样就也有人生了,即使人生才没那么简单。
从家乡到东京只需要半天的时间,但他站在东京的街头才发现两地之间的差别不仅体现在距离,他几乎是惊慌失措地在食物的馨香里陷落了。
生气、痛苦、喜悦、怨恨……都是他能想到最美好的事物。
也许东京的同类小妖怪都非常圆润,他努力在大片食物中企图分辨出同类的方向,却发现自己的嗅觉仿佛失灵了,肚子也是,他克己地活了几十年可不想在踏上东京的第一天就打破自己克制食欲的规则。
还好二宫和也找...

【SA】Golden Lover

总裁金主S&二三线无赖炸毛小明星A,一发完,食用愉快。

名流也有熙熙攘攘的样子,排在一列豪车末尾的相叶雅纪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嘴一咧笑了,好像闻到了金钱的颗粒。
竹下马上受不了地遮住眼睛:“等会儿进去你还是这样笑的话……”
“就毁约把我踢出事务所,拿到违约金我就可以去欧洲列国玩一圈了。”相叶雅纪丝毫不受威胁的影响,反而满眼期待,就差赶快下车跑去会场这样笑一圈。
保险起见,竹下按下了车锁,面无表情地等待着到达入口。
放人下车前,竹下忧心忡忡地望着仍对解约跃跃欲试的人说:“记得我给你说的!”
“得体大方,多表现,不要浮夸,知道了。”
相比之前经过红毯的人,相叶雅纪带起的热度就仿佛只是个路过的人,他也不在...

【SA】荒野11(完结)

11

据说在深夜思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没有多余的声音和纷杂的光影,可以更容易沉静下来。

今天似乎没有用,樱井翔听着相叶雅纪浅浅的呼吸,思绪乱成一团逃离大脑不知去向,平时运转极快的大脑也不适时的暂停工作,真真是一片空白。

相叶雅纪等到耐心耗尽,他无奈地睁开眼,轻飘飘地叹了口气:“小翔,你也喝醉了吗?”

樱井翔的理智一瞬间回归身体,他反捏住相叶雅纪的手指,直到全部攥在手心才说:“那我们重新开始吧。”

相叶雅纪闻言安心地闭上眼,翻身留出一人的空间:“不早了,睡吧。”

十年足够磨去许多原本的东西,也有足够的时间让新事物生长,旧相册里的笑容、手机里新买的餐具,不分日夜分享的电影、抵足相拥的好...

【SA】荒野10

10

樱井翔带着头疼一睁眼就看到趴在床边的相叶雅纪以及他发心的小漩涡,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探了探,也只敢在对方手臂上轻触了一下。

似乎是害怕醉酒的人嫌热,相叶雅纪一晚都没开空调,手臂冰凉凉一片,樱井翔收回手指,揭起被子把对方的手臂盖好。从来都是相叶雅纪照顾自己,一个本有些笨手笨脚的人,这些年做事却越来越妥帖,他也想尽可能的在这个清晨给予他些毫无缝隙的温暖。

他突然想起,几个月前相叶雅纪曾做过次饭,以及模糊记忆里他固执着脸说再也不做饭时的表情和语气。

“你醒了?”相叶雅纪把胳膊从被窝抽出来,粗暴地揉了揉眼睛,“再喝醉就去住酒店吧,要么就回自己家。”

“房产证上是你的名字。”

“啊?”...

【SA】荒野09

09

相叶雅纪倒了杯茶摆在樱井翔面前,自己则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你打算怎么办?”

“等事务所通知,他们商量出结果我照着说就好了。”

“不像是你的作风。”

樱井翔不甚雅观地耸耸肩,他对暴露取向这种事完全无所谓,他生气的是,新闻里相叶雅纪的脸也被暴露地彻底,辨认出本人不成问题。

“你不用担心我,对于我的工作来说,樱井翔的秘密情人不一定是坏事。”相叶雅纪一眼看穿他的想法,直截了当地说,“你……我不希望你的事业因为这种事受到影响。”

“你想什么呢,我勉强算是个艺术家,多个特立独行的标签也不是什么坏事。”

哪里是勉强,相叶雅纪不再说话,阳台上落了只小鸟,很快呼朋引伴站了一排。暮色四合,过...

【SA】荒野08

08

“你是太孤单了吗?”大野智隔着宽宽的办公桌打量着对面坐着的人,难得听二宫和也用到朋友这个词,他对这个人很好奇。

“不是孤单,是干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觉得像在做无用功一样。”

“这个年纪?”

相叶雅纪尴尬地一笑说:“我33了。”然后听到对面的医生短促地“哦”了一声再无下文,他又接着说,“我总是困。”

“困是因为累了,你看你现在和我说话就没有犯困对吧?你的心事太多了,就算坐着不动,也会压得人累的。”

看着相叶雅纪又恢复了沉默,大野智托腮转了转手中的钢笔:“你其实不用疏导,好好睡一觉把该做的决定做好就再没毛病了。”

“做决定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可也不难,两个人在一起是因为看...

© 宝舍 | Powered by LOFTER